欢迎光临

我们在长征路上
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

于都县喜办婚事的风俗

结婚,是人生一大喜事,于都风俗把它视为一件大礼,照例要大庆大闹一翻。

根据传统习俗,在广大农村一些地区仍然盛行婚礼。一般是先经父母同意,由媒人(现由介绍人)说合,然后男方到女家相亲,女方到男家查家,交换男女生辰八字叫“传庚”,双方议定彩礼叫“签红单”,男女订婚叫“做亲家席”。尔后就是确定婚期“送日子”,除了这些乡俗以外,还要到当地政府去办理法定结婚手续,人们管它叫“裁结婚证”。

吉日迎亲,这是婚礼的高峰。这天,男家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,亲朋好友,济济一堂,迎亲队伍打着彩旗,抬着花桥(八十年代扶着自行车,现在坐小车),杠着红漆家俱,沿路鸣爆吹乐,兴高彩烈往女家接亲。女家照例鸣炮相迎,也有故意闭户不让对方进门的。男方不但毫不见怪,反而要递送红包,唱开门歌,女家这才开门迎接,招待茶饭。

等找完各种利市,新娘便由自己的一个同胞兄弟或姐妹背上花轿或自行车、小车出亲。在归途中,抬着女方打发丰盛嫁妆,吹起悠扬飘逸的唢呐,招来沿路村人特别是娃娃们的尾随追看。

回到村里,先是把新娘安置在祠堂或祖厅。那里早就放好一个大簸,内置一矮木凳,让披着红头巾的新娘久久地呆坐在那里,说是要磨磨她的急性子。这时,观者如堵,你挤我拥。特别是那些少妇和闺女,一会儿看看新娘,一会儿摸摸嫁妆,或啧啧称羡,或评头品足,嘀嘀咕咕,唠个没完没了。好不容易,姗姗来迟的新郎,在优类动听的笛声中,由“上客”陪引拜堂。顿时,人群鼎沸,男女老少蜂拥而上,俏皮的小伙子,把早已准备好了的锅灰,猛不防往新郎脸上涂抹;或者用手指使动地弹新郎的耳朵,引得哄堂大笑。穿戴一新,打扮得风度翩翩的新郎,即使平时怎么粗野好斗,这时也骤然变得老实起来,只是含着羞涩的笑容左避右躲,丝毫没有和对方较量的意思。

在欢快嬉闹声中拜过天地祖宗之后,人们把新郎新娘簇拥入新房。这时,新娘俨然以主人的身份,拿出从娘家带来的红布果子袋,羞答答地往进入房内的人群特别是小孩的手上,塞来一把把炒熟了的豆子和花生,这叫“分新人果子”,就在这满室喜气中,会有那么一个通达世情的妈妈,抱着自己的小男孩住“子孙桶”(新小便桶)里撒上一泡尿,是“早生贵子”的好兆头。新娘的公公和婆婆自然心花怒放,高高兴兴地包上一个小红包,忙不迭地往那小子手上塞。

摆过晚宴,正是闹洞房的好时辰。主人早已在新房摆好味美可口的茶点和酒菜,新郎新娘也双双坐在新房里等待。闹房的人群,聚集在房门口燃放鞭炮,高声“开赞”,然后拥入新房。大家坐定以后,先是由新娘以筷子驾酒碗的形式指定“拳东”,接着就进入闹房热潮。所谓“三天过来分大小”,闹房的人们不分公孙叔侄,这时都打破惯例,毫无约束地出些挑剔性的难题给新郎新娘做,故意逗闹嘻笑,猜拳行令,罚酒吃菜,直闹到夜阑人静,意懒兴尽才罢。至此,新郎新娘吃过“合枕腿”,喝过“和合汤”,双双进入红罗帐内,开始共度他们最甜美的新婚之夜。

第二天清晨,新郎新娘照例要拜父母和母舅,博得他们的好赞。到了第三天(现多为第二天),新郎新娘还得双双到岳父母家“上门”,而且必须于当天返回男家。至此,延续多时的婚礼始告圆满结束,小夫妻也从此进入如胶似漆的蜜月生活。

赞 0
分享海报
版权声明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
文章地址:520于都 » 于都县喜办婚事的风俗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*
  • *
图片正在生成中,请稍后...

周四

11/14

于都县喜办婚事的风俗

结婚,是人生一大喜事,于都风俗把它视为一件大礼,照例要大庆大闹一翻。 根据传统习俗,在广大农村一些地区仍然盛行婚礼。一般是先经父母同意,由媒人(现由介绍人)说合,然后男方到女家相亲,女方到男家查家,交换男女生辰八字叫“传庚”,双方议定彩礼叫“签红单”,男女订婚叫“做亲家席”。尔后就是确定婚期“送日子”,除了这些乡俗以外,还要到当地政府去办理法定结婚手续,人们管它叫“裁结婚证”。 吉日迎

登录

记住我

注册